首页 混乱艺校 下章
第67章 忘里没握
 我忘了这里没有握手的习俗,所以看到我伸出手,小姑娘误以为我要摸问候,女友也笑着跟妹妹解释。波依一脸羞涩的急忙穿好衣服。我恋恋不舍的看着鸽放回衣服内。

 女友笑着拍打我:“你算占了大便宜了!本来妹妹按照族内规矩早几天就成年了,但是没有祭祀办礼而已,所以你是第一个占便宜的!”

 “成年了还要办礼啊?”我不解问道。女友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当然族内任何大事都会办礼的,生丧嫁娶、成年、出行、归来…”

 我自己也搜过这一族的资料可是他们主族的活动远没有这么多,现在心中略一思索有了大概的猜测。因为这一脉完全隐居,如果活动少,大家还不闷死?所以千方百计增加活动的次数和注重礼节,这样说白了有利于增加凝聚力和亲和力。

 毕竟这个支脉发展的人数已经破万了,远超过曾经主脉的人数,可能也是因为表示与主脉的不同,不但礼节有些变得相反,还增加了很多主脉没有的活动。

 比如主脉讲究右是大家的左是老公的,这一脉偏偏要反着来…可能也是为了当时离开主脉争口气吧…随后一脸懵陪着笑看着女友和家人叽叽喳喳聊天,女友的父亲一言不发的着烟,大哥波力图带着壮实的族人往家中搬运聘礼。一直到我脸都笑了才开始吃午饭,山珍野味口感没的说。

 正在这时先前瞪我的小伙子在一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嚣张跋扈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族人,女友的父亲跟过来的中年男子激动的争论著什么。

 女友的两个哥哥也站出来,我身边只剩下妹妹波依,我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打架么?”我蠢蠢动心想打架?我擅长啊!可是波依摇摇头,用流利的普通话解释道:“这是波吾带着他的父亲和亲属过来抢姐姐!”

 “什么!”我如同炸的刺猬!抢我媳妇?凭什么?我就要起身!不行了!看来有抢亲一定是野蛮的习俗,我正打算野蛮一下揍趴他们:“依依你靠后,看我不揍趴下他们!”

 依依先是没反应过来一脸错愕看着我,随后急忙拦住我:“别打架!这是族内忌!不能打架否则惩罚很严重甚至父亲的族长都会不保!”

 我一脸尴尬的坐下,整的我像个野蛮人…无语…因为听不懂他们争辩的什么我只好求助的看着波依,波依断断续续遮遮掩掩道:“这个…我不知道…不是…哎呀…你别管啦…阿姐不让我说…”波依低着头不肯多说。

 那我就更加疑惑了!都抢到我头上了!还不要我管!这是什么意思?算了还是忍一忍随后问问女友吧。

 争辩了半天,最后来的小伙子才悻悻离去,不过离开前却是怨毒的看着我…看得我莫名其妙!的,要不是这是你族内,换个场子,老子不揍得你喊爸爸我是孙子!可气死我了!

 好不容易等他们散去,我拉着女友焦急得问:“怎么了香香?发生什么事了?”女友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纠结了半天:“一凡,他叫波杰是我小时候家里指定的丈夫!”

 “什么?”如同晴天霹雳!我一脸震惊!女友看到我愤怒的样子急忙道:“但是一凡!我不爱他!我们刚才讨论的就是退礼的环节,我和父亲刚才谈了,决定退了这门婚约!”

 我终于缓了一口气,怪不得那小子一脸怨恨的看着我,感情是原来他和女友类似于古代的指腹为婚,然后女友被我抢去了,这是怨恨我啊!而且照女友的意思还能推掉婚约,这让我放心不少,我就怕波杰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不肯退婚。

 一下午女友总是忙里忙外的走动着,有时候招待亲属过来走访,有时候指导妹妹功课,虽然族内也有学堂,可是所教授的内容与大学考试一点关系没有,所以妹妹波依的教材都是女友买的带了过来,女友对妹妹十分上心,尤其是对波依考大学这件事可是一直盯得很紧。

 好不容易忙完了,我心疼的搂着女友给女友捶背肩,女友撒娇的看着我:“老公!你真好!”我望着女友美丽的笑容觉得我受点委屈也值了!“对了一凡!你帮我指导一下依依的功课吧。”

 我欣然答应,正好帮助女友分担压力。依依很聪明作为艺术生应对高考完全有把握,毕竟艺术生分数低还有少数民族降分政策应该没有难度,我闻着少女的清香不自想到刚才摸的画面,真是恶了…我急忙甩开这样的念头专心指导。

 不一会儿依依就不耐烦了:“姐夫依依都学会啦!”我一脸尴尬:“依依真聪明,你姐姐呢?”依依一脸笑意看着我:“你想知道么?”我茫然点点头。依依兴奋的拉住我的手:“走!我带你找她去!”

 感情这货早就学够了!依依的小手在这个初冬季节有些凉,好在这是南方温度接近于十度,最冷的时候也是六到八度不至于像北方那么冷,最多也是暖的温度。

 “带你去看新娘的圣浴!”依依一脸兴奋的拉着我跑。“圣浴?什么是圣浴?”我一脸懵

 “新娘出嫁前七天每天晚上都要在母河中沐浴,洗退凡尘污浊。”依依头也不回的解释道。“在河中沐浴?那一旦被人偷看怎么办?”我不解道。依依更是一脸不解看着我:“什么偷看?怎么啦?大家都来看。”感情这是自古风俗啊!看依依的表情习以为常的样子。不一会我和依依来到了所谓的“母河”只见此时已经很多无所事事的人围满了岸边,我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的位置,只见河中一个美丽的仙子正在沐浴,体态婀娜多姿一颦一动颠倒众生。是香香!

 我一脸吃惊,只见周围的男子正一脸兴奋的看着河中的女友沐浴,毫无遮掩偷看之意。我一阵吃醋,的我的女友让你们正大光明偷看,竟然还评头论足!好气啊!“阿姐!”

 依依兴奋的一手拉着我一手招摇得跟女友打招呼!感觉是很荣耀的事情!糟了!**往糟糕!女友看到我了!美丽的大眼中带着震惊和慌乱。

 我能理解女友的心态,虽然这是习俗,但是女友毕竟离开族内一段时间所以也接受了正统的教育,所以现在认为这样很羞涩是不被外界认可的,所以她很害怕,才故意找我给依依辅导这样子她就能趁机过来沐浴!

 我强住内心的嫉妒和微酸,淡定的对女友笑了笑:“亲爱的,我们来接你了。”女友看到我没有生气甚至还很淡定,才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谁哇的一声指着我叽里咕噜,好在有依依翻译:“这是新郎官!”“真有福气啊娶到我们族内最漂亮的姑娘!”

 “我都有些嫉妒他了!”虽然他们围观女友洗澡,虽然我也知道他们想上女友,但是这里的人们都很纯真,不会想着设计骗女友或是通过威胁获得女友的身体。虽然他们都嫉妒我但是都对我传递着祝福,这让我真的生气不起来,于是微笑的和他们拥抱打招呼。女友穿戴好衣服一路低着头看着脚趾走路。我牵着女友略微冰冷甚至颤抖的小手:“亲爱的怎么不说话了?”女友一脸委屈的看着我:“对不起一凡,我不是要骗你,只是我是怕你生气,所以才没告诉你。我…”

 “没关系!傻瓜我知道这是你们的习俗,而你打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信仰、习俗很虔诚和敬畏,况且岳父还是族长,你如果破坏习俗下次有可能大家不会推选育岳父为族长了!”我打断了女友的解释。

 “可是…一凡你不生气啊?毕竟很多人看到我洗澡了…”女友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心想你不知道你和别人做我都知道了,要是每次都那么生气,我还不是气死了!

 于是看着女友微笑道:“我想明白了,我的女友那么漂亮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围观洗澡,如果我女友是丑八怪估计请人家去看也没人去啊,有什么好生气的,这说明我有眼光,找了这么个绝大美女!”

 女友听完我的话终于松开了紧皱的小眉头,开心的点着脚如同小鸟一般在我的脸上啄了一下:“一凡你真好,我爱死你了!”

 唯有我自己看透了,明白了,经过那多次的刺和打击,我已经浑然不会为了别人对女友摸或是看女友洗澡而生气了。夜晚的幽谷有些微凉,淡淡的虫鸣洗涤着宁静的灵魂,我仰望头顶清晰的夜空繁星点点,画出一幅美好的画卷。

 就这样在这里呆了一个多礼拜,我一边辅导女友的妹妹依依一边全力的学习这边的语言,虽然不会说但是最基本的交流还是能听懂一些了。

 这里的风景的确很美,虽然有些习俗可能刚开始有点难以接受,可是未尝不是说明这个地方淳朴的民风,就如这夜空中的风不含有丝毫杂质。

 我回到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做功课的妹妹波依,只见波依猛地将笔一丢:“哎呀不做了,这些题跟我以前做的很相似嘛,浪费时间!”我满头黑线,这才十来分钟这小家伙就坐不住了!

 不过这个小家伙聪敏异常,学习能力和女友有一拼,要不然你想想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女友自学能考上名校?固然有降分的优势但是自学何其艰难!“香香呢?”

 女友让我辅导妹妹可是我出了屋子不见女友,大晚上的女友哪去了?我随口问妹妹,可是妹妹神色突然紧张,小鼻头都冒汗了,支支吾吾说不上来:“阿姐…阿姐…帮家里干活了…”

 本来我就是随口一问,可是妹妹一副吐吐的样子,再加上本身天真淳朴没有撒过谎,现在这幅样子全世界都知道她说的是假话。

 我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里的人们都是白天干活晚上要么围绕着篝火跳舞要么三五聚会拉家常喝酒,哪里像城市一般没有白天没有黑夜的工作?我一把拽住想要趁机逃跑的妹妹:“为什么骗我?”

 我决定炸一炸这个天真的妹妹!果真妹妹一脸慌张,一张绝美的小脸吓得嘴角都颤抖:“姐…姐夫…我…”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快要急哭了!虽然我觉得欺负这么可爱天真的妹妹有些于心不忍,可是瞬间不好的感受让我不能不继续下去。我假装伤心的叹口气:“哎…果然我还是一个外人,你们都没有接受我,做什么都瞒着我!”

 妹妹一下子眼泪扑灵扑灵滑落,我看的内心一疼,正打算作罢不再追问。谁知妹妹梗道:“不是的姐夫!我…告诉你,你不准生姐姐气!”

 我内心不解道:“我为什么生气?在你们心中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么?”妹妹委屈的看着我:“我带你去看阿姐洗澡,回来就被阿姐凶了一顿,还罚我做两份试卷!”

 我满头黑线,感情妹妹做了十多分钟的试卷是加罚的啊!我还以为她一直这么用功呢!妹妹攥着小拳头鼓足了勇气:“好!我带你去找阿姐,但是你不能生气,阿姐好爱你的,你不能辜负她!”说的我满头雾水。
上章 混乱艺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