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乱艺校 下章
第113章 女友白一
 女友白了我一眼:“早晚有你看够的一天!”“怎么可能?”说着我拉过女友的小手放在自己鼓鼓的下体上:“你说我看够了没有!”

 “啊!”女友既慌乱又开心的缩回小手:“大狼!快起来了!你不是说今天去拜访我妈妈么?”我无奈的松开女友,因为一旦来一场晨,估计赶路的时间不够了。

 于是赶紧起来洗漱收拾,当我们在女友爸爸跟哥哥们的簇拥下来到族内的大门处,一向沉默寡言的族长发话了:“香香,问问你母亲,如果她想回来就接回来吧!就说她的使命结束了。”

 女友浑身一颤,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难道父亲知道了白虎之王的事情?难道父亲知道我继承了咒怨从而妈妈得以解?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可惜女友心中万千疑问想要询问,父亲却转身离去。族长的话再次印证了我内心的猜测,果然!果然是这样!

 我难以想象这个沉默的男人得知自己的子是白虎之王的后人,内心经过怎么的煎熬与磨难,难以想象他经过万般尝试依旧无法破局后的无助。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感觉一阵后怕,仿佛看到了以后的自己!

 不!不会的!我急忙止住自己的想法,拉着女友的小手出发。经过一段山林泥路终于来到了镇上,按照女友的指示我们来到了一处商铺:“依香衣装”!这不是女友波香跟妹妹波依名字的结合体么?

 也体现了族内以女为尊的文化。进入店内,看到的是一位衣着端庄的中年女子,女子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仿若天仙,带着知与成的美感,与破败的小镇格格不入。

 “妈妈!”女友兴奋的扑过去。中年女友本来在整理衣服,突然浑身一颤,看到女儿兴奋的拥入怀中。两人腻歪了一阵,中年女子扭头看着我:“这位就是女婿吧?”

 我放下手中的礼品,恭敬的伸出手:“妈妈您好,我是香香的男友。”妈妈上下打量我赞赏的点点头:“恩,不错,我家香香有眼光!快到中午了等我张罗一下午饭。”

 于是两个女人开始忙碌午饭,我则无事打量两个美女,真像!至少有八分神似,几乎是卡着人类对美女的认知长得!再次见到妈妈女友也开心的如同一个孩子。

 一桌饭菜闻着就挑逗食欲,没经过人工饲养的猪真是十里飘香。我一边着口水一边左右打量:“妈妈,怎么没见大伯过来吃饭?”我知道丈母娘改嫁过,所以不住好奇问道。

 妈妈愣了一下,脸上有些异常随后极力的掩饰住了,能瞒得住女友却瞒不住我。“哎,他生意忙,咱们吃别管他。”妈妈随意道。女友则没心没肺的开心给妈妈夹菜,吃的七八分

 “对了,妈妈,爸爸让你回到族内!”女友一边吃菜一边假装漫不经心道。妈妈有些诧异:“我在这边好好的回去干吗?”

 “爸爸说你的使命完成了!”哐当!妈妈的碗掉在了地上,呆了一会看着女儿突然掩面而泣。女友也装不下去了:“妈妈你不要这样,我好的!”妈妈怜惜的抚摸着女友的脸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前几天我就梦到了干尼祖母说我使命完成了,我还不相信,可是!可是怎么都是真的!为什么?”妈妈复杂的神情看着我,一声叹息,言又止。

 我能读懂她的意思,她真的不忍心看到我们两个晚辈再次陷入水火的煎熬。“对不起我失态了,让我先自己静一下!”说着自己走到屋内,放肆的哭泣着。女友也是双眼含泪想要过去安慰,我则是拉住了女友,摇摇头,将女友抱在怀里。

 傻傻的女友,哪里知道妈妈是多么辛苦,且不说年轻时背负的之名,后来女友逐渐的张大,焦急的她尝试改嫁破局。一个女友离开自己心爱的丈夫跟孩子离开长期生活的族内,需要多大的勇气?

 族内冷嘲热讽说她背信弃义,说她,她都默默忍受了,就是为了试验离开族内咒怨是否存在,就是为了将来给女儿探路。

 可是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长期支撑的信念瞬间崩塌,是多么悲哀的事情,我拦住女友就是为了让妈妈好好发一下。哭了半天,妈妈才打开房门,拿着一个简单的包裹出来了:“走吧!”“什么?”我跟女友不解的看着妈妈。妈妈淡淡道:“回族内…”“那大伯不需要打声招呼吗?”我心想怎么地,也是改嫁了,这样一声不吭离去对人家太不公平了!妈妈叹息一声:“不需要了,他早就去了!”死了?我跟女友都震惊的看着妈妈。

 妈妈一眼不发,轻轻的关上门,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商铺:“这里的东西我一件也不带走,算是我补偿对你的亏欠。”

 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早就得出结论,离开族内也离不开咒怨,但是因为没有跟女友的爸妈沟通,他们不知道,还满怀希望自欺欺人的试验下去。

 而试验的过程中,妈妈不可避免的跟改嫁的男人产生了感情和愧疚…哎…是非曲折难自明,功过是非待神定!而我们…凡!**将妈妈送回族内,我们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学院。

 一回到学院第三天,乔书记就热情的提前宣布,我是学院影视拍摄的负责人,暂时负责浩哥名下的影视公司业务,只有我俩知道这个暂时过不了几天就变为正式。一切都如我预期的发展。

 “嘟嘟嘟!”“进来!”我走入了乔书记的办公室:“呦,一凡,什么事?”我假装猥琐道:“书记是这样的,今天影视公司来了一个纯真的小太妹报道。”乔书记有些兴趣但是也不是兴趣十足,我继续道:“还是个处!”

 “恩?”乔书记一下子来了气神,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说破“咳咳。”乔书记喝了一口茶水嗓子:“一凡你跟我说这个什么意思?”

 “书记您想,处都难找!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怎么可能让她便宜了别人,我接着视镜的几乎忽悠她过来,然后我们先吃了,然后二手货扔给别人,想想我就开心!”我一脸坏笑道。

 “额…这…”乔书记明明心动却扭扭捏捏,我早就将他扭曲的心理分析的透透的。

 这个人因为自己的纯真被破坏,所以虚伪的伪装下,尽是膨的破坏,破坏别人的好事,破坏别人的爱情,破坏别人的家庭就成了他扭曲心理的鸦片,深深入髓!

 “以后啊,我们就这么办,有好的我就物过来,骗她视镜然后我们兄弟都是自己人先给吃了,剩下的破鞋丢给别人!你看怎么样?我这也是为了感谢书记您帮我这么大的忙,书记您一定要给个面子不要推辞啊!”我真诚道。书记这才笑着道:“咳咳,既然一凡你的一番心意,我再推辞就说不过去了,好,到时候我就过去看看。”“好的书记咱们说定了,今天晚上7点摄影棚内见,对了到时候叫上方虎,都是自家人自然有福同享!”我站起身对乔书记道。

 “自然,自然,方虎知道公子您提携他,肯定感激不尽!”乔书记还以为我要找机会跟方虎化解恩怨,自然满口答应。我慢慢关上门,嘴角漏出一个复杂的微笑…当晚,我提前来到摄影棚,等待乔书记、方虎的到来。

 不一会儿两人赶来,三个男人聚在一起喝着茶:“一会我假装让小姑娘视镜,你俩就假扮成男演员,剧本就是一场轮戏,到时候无论她怎么反抗也不需要理会,毕竟我们可以说在拍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还不乖乖的吃哑巴亏?”

 “哈哈哈哈!三个男人相视而笑,一副老巨猾的样子!”不一会儿女主出现…冷亦寒!曾经我在网吧上过的小太妹,但是今天却一改风格穿的清新脱俗,一副邻家少女的模样。

 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小巧的身体,在小腹的部位还是淡淡的薄纱透视,漏出感的小蛮,既给人视觉的清新感,又带来非分之想的惑感。

 我正了正脸色认真道:“冷亦寒今天是你的第一次视镜,视镜的人有很多,能不能被录用就看这一次视镜的机会,没有第二次!明白吗?”我的态度有些强硬。冷亦寒紧张的拽着衣角,但又倔强道:“放心吧导演,我没问题的!我一定…”

 “好的!”我十分没礼貌的打断她的说话:“下面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的两位男演员,你们要共同表演的是一场轮戏,你们共同表演的是两位出狱的恶人将小姑娘先后杀的故事。”

 “啊?”冷亦寒瞪着大眼可怜巴巴的紧张道:“这…”“我们是一家三级片影视公司!这个题材是再正常不过的,当然如果你表现好不是不能摆三级市场,这样的例子很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会后悔的!只是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会漏…”冷亦寒急忙表明决心却又有些顾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准备开机!”我打断冷亦寒的询问。

 这时候方虎一把过来拽住冷亦寒,将她暴的丢在上,一下扑过去就开始亲吻冷亦寒的小嘴。

 “啊…等等…不要!”冷亦寒慌乱的手脚并用踢打方虎,企图阻止方虎的侵犯。可是方虎不为所动:“不要喊了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会听到的!”说着方虎隔着衣服暴的冷亦寒的酥

 “你干什么不要啊,快停下!”冷亦寒剧烈的踢打着。“快过来按住她的腿!”方虎对乔书记喊道。乔书记早就急不可耐的跑过来,双手按住冷亦寒的双腿,然后将冷亦寒的双腿在自己的身下,腾出手沿着冷亦寒的小腿慢慢来回摩挲:“啊哈哈哈!年轻的身体就是顺滑!”

 冷亦寒浑身皮疙瘩都起来了,如同感觉一条蛇爬到了自己的腿上:“别碰我,快停下,求求你了!”可是乔书记摸得气,甚至还低头俯身沿着冷亦寒的腿逐渐的嗅着,蜻蜓点水般亲吻着。

 那边方虎隔着衣服摸了半天早就着急不已,一把撕开冷亦寒的裙子的肩带,将裙子拽到了肚子的位置:“啊哈哈哈!好苗条的身材!”方虎眯眯的盯着冷亦寒只剩下罩的上半身。

 冷亦寒带着哭腔双手遮挡着部:“不要啊!你们要干什么?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我可以让我爸爸给你们钱!”“哼!今天哥俩不稀罕你的钱,只想要你的这个!”说着双手向冷亦寒的双摸去,可是冷亦寒死死护住。

 焦急的方虎抓着冷亦寒的双手,使劲将两只小手按在冷亦寒自己的身下,然后用自己的身体住冷亦寒,同时一只手伸到背后如同护栏一般环绕住冷亦寒的双臂,这样子她就没法挣脱了。

 腾出一只手的方虎激动的将手攀上冷亦寒的罩,隔着冷亦寒的酥:“太小了!今天哥哥们就帮你开发一下,哈哈哈!”“不要啊!求求你了!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我好怕,唔…”冷亦寒哭着祈求道。可是这更加刺了两个男人扭曲的心理,方虎了一会一把入冷亦寒的罩内:“哈哈,我抓住了!小可爱!”
上章 混乱艺校 下章